夜猫电竞

400-848-8001

探寻未来纵深攻击制胜之钥

2020-07-28 11:08:55
来源:解放军报
TAGS:

引言

多维立体纵深攻击,是现代联合进攻作战的重要方式。随着武器装备预警能力、打击精度、毁伤威力的提升,运用兵力实施纵深攻击达成作战目的难度越来越大,而运用无人武器集群实施纵深攻击,成为近期局部战争中的新亮点,正悄然演变成联合进攻作战纵深攻击新样式。

无人武器集群展现纵深攻击锋芒

“闪击战”理论创始人古德里安认为,关注纵深,尽快扩大最初所获得的纵深,是全部进攻作战的要诀。这是机械化战争形态出现之初对进攻作战特点的认识。纵深攻击战法的内涵是在进攻敌前沿的同时或稍后,尽快把进攻的锋芒指向敌纵深,打击、袭击、破击敌纵深重要目标,使敌前后不能相顾,瓦解其防御体系。进攻的锋芒靠的是兵器,并且是不易被敌毁伤的“非接触性兵器”。如,冷兵器时代射向敌纵深的弓箭,热兵器时代落在敌纵深的炮弹,机械化战争时代攻击敌纵深的装甲集群、飞机,都是各个时代有代表性的“非接触性兵器”。时过境迁,信息化战争时代,攻击敌方纵深的有人飞机、装甲集群等,逐渐地不再担当现代战场“非接触性兵器”的主角,新的“非接触性兵器”,如智能程度更高的导弹、无人武器集群等,成为纵深攻击制胜的“尖兵”。

如果说2020年1月美军刺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的精准打击,只是单机深入纵深的击杀行动,那么,土耳其的“春天之盾”行动,则展现了一场较为典型的无人机集群纵深攻击。据土军说法,2020年2月28日,土军在境内地面和空中远程火炮、导弹、有人飞机联合火力支援下,大量装备激光制导导弹、火箭弹和卫星通信遥控设备的无人机集群,飞越土叙边境直达叙俄联军纵深部署空域实施突袭,摧毁叙军部署纵深的指挥中心、“铠甲-S”防空系统、弹药库和数十个装甲目标。这次无人机集群实施纵深攻击的典型战例,把信息化战争时代纵深攻击中强大的“非接触性兵器”——无人武器集群推向战争前台。

技术决定战术,战术牵引技术发展。随着信息化、智能化技术的迅猛发展并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世界各国竞相发展多维作战的无人机、无人艇、无人潜航器、无人战车、无人火炮、机器人战士等“非接触性兵器”,无人化智能系统集群作战、远程击杀等纵深攻击样式应运而生。种类齐全、功能各异的无人武器,或将成为未来战场实施纵深攻击的主力。

发挥无人武器集群纵深攻击之长

无人武器集群运用于战场,具有伤亡率低、效费比高、震慑力大、抗毁性强等特点,在联合进攻作战纵深攻击中优势显著。

伤亡率低。现代防空、反舰、反装甲导弹等高新技术兵器对有人武器平台及战斗人员构成越来越大的威胁。面对激烈对抗的现代战场,运用无人武器集群实施纵深攻击,既有利于达成作战目的,又能有效保存有生力量。美军作战理论认为,进攻敌防御纵深的1个步兵连,进攻方兵力应当不少于1个营。2019年,美军OneSAF仿真系统兵棋推演显示,当给1个步兵排加强无人机和地面机器人后,可全歼敌军1个步兵连,而己方无一伤亡。

效费比高。无人作战平台优化了与人有关的诸多系统和设备,成本较为低廉,全寿命费用大大减少。资料显示,美军刺杀苏莱曼尼的MQ-9“死神”无人机造价只相当于F-35战斗机的17%;实施“蜂群”作战的“郊狼”无人机成本仅1。5万美元,模拟实验表明,8架“郊狼”无人机可有效毁伤价值至少18亿美元的宙斯盾战舰,作战效费比极高。此外,无人战机可像巡航导弹一样平时封存于机库,维护保养费用低、训练油耗少,作战中若损失一架无人机,与动辄数百上千万美元的防空导弹或有人战机相比,根本不足为道。

震慑力大。运用无人武器集群实施纵深攻击,能给防御一方造成巨大的心理震慑。攻击时,由大型战斗机、重型运输机或陆基、舰基发射装置释放、发射如“蜂群”般的空中无人机或地面无人车,甚至再由无人机、无人车向目标区域附近投送像飞鸟、蜘蛛、甲壳虫般小巧的微型智能无人战斗系统,从防御一方警戒薄弱部位、隐蔽工事或管道、窗户等空间接近目标,执行情报搜集、目标引导、通信干扰、“自杀式爆炸”等任务。面对这类无人武器集群,传统的防御体系和防护措施将难以奏效,人员战斗意志很容易被击溃。

隐蔽性强。突出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低慢小”难捕捉。小型无人机飞行高度可降低到40米,小如飞鸟,可以有效躲避对方雷达。二是“隐身型”难发现。无人潜水器和无人战车,可设计成外形更扁、横截面更窄的流线型,并大量采取新型隐身技术,有效降低了雷达反射截面。三是“潜伏型”难侦测。在敌纵深地面和水下预置无人作战系统,平时长时间潜伏,战时通过远程控制系统遥控激活“参战”,作战效果胜过定向雷。四是“分布式”难摧毁。智能无人武器集群战前可大区域疏散隐蔽配置,即使被发现也难以被全部摧毁,而单架或数架无人武器的毁坏并不影响集群战斗力,集群战斗力的发挥将持续到最后一个无人武器被击毁为止。

创新无人武器集群纵深攻击战法

运用无人武器集群实施纵深攻击,行动方法灵活多样,创新战法是关键。

多手段电子攻击。运用无人电子战武器,综合采取电子干扰、电子欺骗、硬摧毁等方法对敌实施全纵深电子攻击。首先,进行电子干扰。在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使用“蚊子”无人电子干扰机对车臣恐怖分子的跳频电台实施低功率阻塞式干扰,为实施纵深打击创造了有利的电磁环境。其次,进行电子欺骗。早在1982年的黎巴嫩战争中,以色列空军就在“猛犬”无人机头部加装增强雷达反射信号的圆锥体反射器,引诱叙军雷达开机,随后跟进的E-2C预警机将目标信息传递给F-16等战机,仅6分钟就将叙军苦心经营10余年的萨姆-6导弹阵地摧毁。再次,实施硬摧毁。运用单一攻击型或察打一体无人武器对敌纵深网络、雷达、指挥系统等目标实施摧毁。未来若实施类似“贝卡谷地之战”的作战行动,无人机集群将不再只是充当“敢死队”的角色,而是全程参与实施侦察、干扰、打击一体化行动。

全纵深火力突击。运用携带多种弹药的无人攻击型武器,综合采取精打目标、毁瘫体系、集火压制、火力破袭等方法对敌全纵深目标实施火力突击。精打目标,即运用携带精确制导弹药的中高空、长航时、察打一体无人机集群,对敌深远纵深高价值目标进行打击,如打击敌指挥中心,斩首敌指挥官,突击敌雷达、导弹阵地等。毁瘫体系,即运用轰炸无人机或自杀式无人机对敌纵深防御体系进行破坏性打击,如打击敌侦察预警系统、指挥通信系统、数据链节点,袭击敌后方保障基地等。集火压制,即集中运用攻击型无人机、无人火炮等对敌纵深火力进行压制,打击敌炮兵、导弹阵地、各类机动武器平台和纵深重兵集团。火力破袭,即使用无人机与巡航导弹混合编队,伴随电子压制,在敌纵深“一树之高”的雷达盲区实施突防,破袭敌高价值目标。2019年9月14日,胡塞武装使用18架无人机、7枚巡航导弹成功袭击了沙特布盖格炼油厂和胡赖斯油田,就是运用了这种攻击方式。

多方向“兵力”攻击。投入兵力实施纵深攻击,是联合进攻作战地面进攻阶段的重要环节。运用无人武器集群实施“兵力”纵深攻击,可快捷而高效达成进攻目的。“兵力”攻击主要运用无人战车、战斗机器人、无人机等,综合采取立体超越、穿插渗透、投放突击等方法对敌纵深要点进行夺控。立体超越,即以无人武器集群为主力编组纵深攻击力量,在有人或无人前沿攻击力量突破敌前沿后,从敌防御间隙、翼侧和空中实施超越攻击,打敌纵深要点。穿插渗透,即以无人战车、战斗机器人编成穿插渗透分队,于进攻发起前或同时隐蔽进入敌纵深,为己方火力打击指示目标、评估效果,袭击敌重要目标。投放突击,即由有人或无人飞机投放小微型无人战斗系统,对敌纵深要点防守兵力实施“自杀式”突击,或以无人机、无人战车编组实施“斩首”行动等特种战斗。

责任编辑:郑智杰

查看全部

热门资讯

推荐资讯